如何看待当前“猪市”的变化?

时间 :2020-06-28点击 :48
       豬年的“豬市”變化不斷,非洲豬瘟影響持續發酵,生豬存欄和能繁母豬存欄出現雙下降,下半年豬價看漲。“豬市”的起起伏伏,讓人們為生豬產業也捏瞭一把汗。受疫情影響生豬養殖會否受限?豬肉供應會有哪些影響?生豬養殖產業會否重新洗牌?活豬會禁運嗎?帶著這一連串的問題,記者走訪市場和業內人士尋找答案。

對生豬產業來說,豬年是個轉型年。豬年的“豬市”裡,既有挑戰,更有機遇。

非洲豬瘟是全球公認的養豬業“頭號殺手”,我國生豬出欄量世界第一,豬肉產量約占全球的一半。面對非洲豬瘟,有關部門一手抓疫情防控,一手抓生豬生產。整個生豬產業鏈,從養殖佈局到消費習慣,從屠宰加工到冷鏈物流,都迎來瞭大變化。在疫情倒逼下,產業鏈綜合素質得以提升,行業加速集約化發展,抗壓性逐步增強。

21個省份解除封鎖

“目前,我國非洲豬瘟防控工作取得瞭階段性成效,疫情發生勢頭趨緩。”農業農村部副部長於康震介紹,截至目前,全國累計有28個省份先後發生113起非洲豬瘟疫情,其中傢豬疫情110起、野豬疫情3起,大多為點狀發生。今年前兩個月,疫情月度發生數下降到個位,發生勢頭趨緩。已有105起(93%)解除瞭疫區封鎖,21個省份的疫區已全部解除封鎖。

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副局長馮忠武說,“由於疫區內的生豬是高風險傳染源,絕不允許活豬等流出疫區,否則很容易造成疫情擴散。事實上,不僅要求撲殺疫區內的生豬、開展無害化處理,還要對生豬飼養圈舍、運輸車輛等徹底清洗消毒,以及對其他養殖廢棄物一並開展無害化處理,確保及時消除所有隱患”。

疫情發生以來,我國共計撲殺生豬100.1萬頭,約占我國7億頭生豬出欄量的0.14%。目前,財政部將非洲豬瘟納入強制撲殺補助范圍,已發放撲殺補助經費6.3億元,同時安排專項資金7.48億元。針對此次強制撲殺的生豬,給予所有者每頭1200元的補助。

生豬供應將會偏緊

去年以來,豬肉價格波動在產區銷區呈現一些新特點。農業農村部市場與信息化司司長唐珂說,去年豬肉價格呈現“上半年下跌、下半年季節性回升、非洲豬瘟發生後產銷區有所分化”等特征。2018年8月份非洲豬瘟發生後,受活豬跨省禁運政策影響,區域間供需出現不平衡,引發瞭產區跌、銷區漲現象。目前,隨著流通渠道逐漸通暢,產銷區豬價分化趨勢放緩。

中國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副院長楊漢春說,今年1月份以來,全國生豬存欄和能繁母豬存欄量均明顯下降,達到10年來下浮的最高峰值。據農業農村部監測,今年1月份和2月份,全國400個監測縣生豬存欄同比分別減少12.6%和16.6%。其中,能繁母豬存欄同比分別減少14.8%和19.1%。由於從存欄到出欄的周期性,這預示著下半年生豬出欄會減少,市場供給有可能偏緊,進而帶動豬價出現階段性上漲。

各地反映,短期內生豬存欄可能還會繼續下滑,下半年豬價可能上漲。針對上述形勢,農業農村部要求各省份要盡快研究出臺對種豬場、地方豬保種場和規模豬場的臨時性生產救助補貼政策,穩定生豬基礎產能。同時,加強與金融機構合作,為生豬養殖場戶申請貸款提供增信支持,有條件的地方可結合財力給予必要的貸款貼息補助。

散養戶正加快退出

我國生豬養殖場戶中99%以上是中小散養戶,防疫意識普遍不強,生物安全水平不高,有用餐廚剩餘物喂豬的習慣。同時,我國居民喜食熱鮮肉,大量生豬長途調運,增加瞭疫情傳播風險。因此,國傢采取瞭活豬跨省禁運政策。數據顯示,全國因生豬及其產品異地調運引發疫情的比例由35%下降到15%,因使用餐廚剩餘物喂豬引發疫情的比例由50%下降到44%。

非洲豬瘟發生以前,隨著環保壓力日益加大,散戶養殖加速退出市場。據統計,2016年和2017年,因禁養限養政策,南方水網地區退出生豬養殖3600萬頭。去年以來,受疫情影響,主產區的一些散養戶重度虧損,不得不降低產能。由於生豬養殖總成本上升,無法同步提高防疫技術和養殖管理的傳統散養戶最先被淘汰。楊漢春說,綜合來看,在此過程中生豬養殖門檻不斷提高,一些資金相對匱乏、技術實力薄弱的散養戶正逐步退出。

養殖主體結構變化的同時,區域結構也在發生變化。此前,我國生豬養殖持續北移,大型養殖企業紛紛在東北地區佈局養殖產能。國傢生豬產業技術體系產業經濟研究室主任王珺說,所謂南豬北移,一是看好當地的低成本飼料原料和豐富的養殖場地資源,二是希望豬肉產品能夠覆蓋周邊省份,節省調運成本。目前國內生豬調運方式轉變的基本方向確定後,由於東北地區屠宰產能不夠豐富,一些企業已經開始調整佈局,向華中、西南地區轉移。

由“調豬”向“運肉”轉變

非洲豬瘟對生豬產業轉型發展提出瞭要求。我國生豬調出省份13個,主要集中在華中、華北和東北地區,調入省份主要分佈於華東、西南和華南地區。數據顯示,每年省際間調運豬肉1260萬噸,占全國產量的24%。專傢表示,應正2019日本一本大道免費高清確看待主產區和主銷區二元結構的關系,實現融合發展。要調整優化屠宰加工產能佈局,加快構建適應防疫要求的生豬全產業鏈。支持建設現代冷鮮肉品流通和配送體系,盡快實現生豬就近屠宰。

研究表明,活畜禽長途調免費人成在線播放視頻運是動物疫情傳播的原因之一。幾年前,禽類H7N9疫情發生後,政府部門推動改變原有的活禽交易模式,推進冰鮮和冷凍禽肉的發展,在後入式動態圖 促進產業升級、帶動冷鏈物流、培育品牌企業方面產生瞭積極作用。王珺認為,與之類似,經過非洲豬瘟疫情後,長距離活豬調運將減少,肉類冷鏈物流迎來發展機遇。

記者從各地瞭解到,生豬產業正在積極適應限制調運措施,大力推行“集中屠宰、品牌經營、冷鏈流通、冷鮮上市”。繼2016年傢禽業實行集中屠宰、冷鏈配送後,廣東省深圳市已不再設立生豬批發市場,全面實行豬肉冷鏈配送。海南省鼓勵引進省內外冷鮮肉參與本地競爭,推動行業由代宰經營向品牌經營轉型。

相對於上遊的2600萬傢養殖場、下遊的530多萬傢豬肉加工企業和餐飲場所,生豬屠宰是連接生豬產銷的關鍵環節——屠宰企業不僅是防控非洲豬瘟的關鍵點,而且對整個生豬產業鏈意義重大。我國屠宰企業規模化水平總體還不高,現有1萬多傢生豬定點屠宰企業中,年屠宰量在2萬頭以上規模的企業數量僅占不到25%。

當前,有關部門正在推進屠宰的清理壓點工作,鼓勵屠宰企業通過兼並重組、標準化示范創建,提升規模化、規范化水平。目前,陜西江蘇兩省已經取得明顯成效,兩省屠宰企業僅剩下各120傢左右,無論監管能力還是企業屠宰水平都大幅提高。四川省鼓勵養殖企業、屠宰場相互參股融合發展,2019年全省將創建標準化屠宰場10傢。海南省各市縣關停不符合設立條件的生豬屠宰場點,加快淘汰落後產能。